吱吱吱吸

【微博@君绝厉】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目前沉迷宝石 凹凸 天官
瑞金/安雷/双玄
左右偏激

【白安】安德鲁的幸福理论(上)

*现代高中日常paro ,白安二人交往中
*有私设!!!

安德鲁的父母自打他升入高中后就到了外地工作,自己打理那间生活了十七年的房子,还有一个小自己八岁的妹妹至夏。

天还是蒙蒙亮,安德鲁早早起床,穿好校服,从衣帽架上取下那条藏青色的围巾,对着试衣镜摆弄。

他走到至夏房间门口,轻轻推开一条缝隙,暖气从房里出来,窗帘还紧紧拉着,凭借着床头未关去的台灯,能看到至夏稚嫩的脸庞。

安德鲁又关上房门,到厨房确认了保温在微波炉里留给至夏的米粥,才悄悄离开。

冬日的早晨冷得直降零下几度,安德鲁把脸往围巾里缩了缩,双手插在口袋里。
他家楼下就是公交车站,能到学校的车不多,所以才要早些起来。

其实安德鲁是有一辆自行车的,不过他是绝对不在冬天拿出来骑,原因很简单:太冷。

“在这么冷的天气下骑车就是自 杀。”这是安德鲁的原话。

那自行车是去年爱德文送他的生日礼物,和他同款的自行车。
安德鲁到现在也记得他那兴奋的神情。

公交车在面前停下,安德鲁上车投入硬币,车内还响着机械的提示音,只是那女声未完,一个声音便传入了安德鲁的耳朵里。

“起的真早啊。”是爱德文,他正笑着对安德鲁招手。
他戴着一条和他发色相近的白围巾,坐在座位上,手机提着两个塑料袋,里面是豆浆和包子,塑料袋也因为热气起了一层水雾。

爱德文每天都会帮他带一份早餐。
他的家离学校更近些,步行十分钟便能到,却要坐公交,花比平时还要长的时间。安德鲁不用问也知道是为什么,就在心里默默接受恋人的好意。

安德鲁坐在爱德文旁边,把书包放到身前,接过爱德文手中的早餐。
“谢谢,你也起的很早。”安德鲁说完便吸了一口热豆浆,身体便暖乎起来了。

安德鲁不会做饭,但最简单的米饭还是会做的,所以平时大多数午餐是在学校吃,晚饭是和至夏在家楼下的快餐店吃。

同是青梅竹马的黛薇薇有抱怨过吃那些快餐不营养,曾建议让安德鲁还有至夏搬去爱德文家,但还是被安德鲁驳回了。
后来他买了几本菜谱打算自己尝试炒菜,但每次都会被做的难吃到。

安德鲁微微扭头看着爱德文的侧脸——爱德文正在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脸上浮着浅笑。
“笑什么呢?”安德鲁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是窗外开始飘着细雪了。
“看上去好冷——你带伞了吗?”爱德文回过头问。
安德鲁愣了愣,他没有想到早上会下雪,自然是没有带伞。
爱德文略得意地从书包里掏出一把折叠伞。

“xx站到了…”
车门开了,下车后爱德文先一步撑开伞,把两人都遮在伞下,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还有充足的时间,便和安德鲁撑着伞慢慢地走在路上。

tbc.

评论

热度(12)

©吱吱吱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