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吟

cn沧海/吟吟
微博@沧海长吟
微博是用来抽奖的就别看了吧

目前写华武和信白

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花怜】鱼汤、热坑头。/短fin

*婚后(........
*ooc有,我流花怜

*250fo的福利

冬日的黄昏,谢怜站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把斗笠背在身后,挽下裤脚,提着一个鱼篓向岸上走去。

他心想着晚上亲手蒸条鱼,转念一想,不知三郎喜不喜欢吃清蒸的,还是红烧的?
光是想着三郎冲自己笑的模样,心里便觉得满满的,甚至连脚被河水冻得红得发紫了都不在意。

这屋子虽小五脏俱全,一开始两人买房子的时候,谢怜一眼便看中了它。花城只觉得哥哥喜欢就好,于是买下后添置了一些家具,他几乎就没回过鬼市了。

谢怜把斗笠放在桌上,将鱼篓放在灶台边。
小小鱼篓早就装的满了,里头的鱼活蹦乱跳,谢怜不得不将它们一条条拎出来放在一个小水缸里,才安分下来。

那几条鱼也就快活了一会就被谢怜按菜板上了。

把鱼处理好后,手上已是惨不忍睹。谢怜不在意地用瓢子舀了水把脏液冲洗掉。但手是干净了,但冰水浇在手上,风那么一吹,手便变得更冰了。

他搓搓手,又蹲在地上往炉内生火加柴,里面渐渐冒出些呛人的气体,谢怜一边偏过头咳嗽,一边手不停地扔柴进去。

转眼天已经黑了。
“哥哥,我回来了。”花城刚进屋子就看见谢怜原本那张白白的脸蛋被烟熏得有些黑,接着噗嗤一声轻笑,伸手在他脸上一摸,谢怜也不躲。
这么一摸,顿时露出谢怜原本白皙的肤色。

“哥哥,把脸擦擦吧。”花城笑着,从柜里拿出一条干净的小帕子,递给谢怜。

谢怜道谢后赶紧将手帕在自己脸上大力擦着,也不知擦干净了没,只觉得脸上有些热。
想到方才花城用手摸着自己的脸的模样,笑吟吟的。他心道:“又被三郎笑了...”

罢了,他想起刚刚花城摸过他的脸,此刻手也是脏的。谢怜又抓着他的手,将那帕子翻了个面给他擦干净了。
花城的手被他拉着。

鬼王的体温当然低的厉害,已经低到感受不到冬天的寒冷,花城自然不当回事。
但当谢怜的手碰到他时,温热的触感从手慢慢扩散到全身,心中仿佛被人轻柔地抚过,泛起涟漪。

他们平时一人做饭一人洗碗,今日谢怜做饭,花城便主动收拾碗筷,让他先去休息。

洗完碗,花城把袖子挽下来,轻舒一口气。
他又揪着衣服,瞪着上面深色的印子:洗碗时溅上的水。

另一边,已经沐浴过的谢怜坐在床上,厚厚的被子盖着双腿。
感受到身下的热度,不禁叹道:“冬天果然睡炕最暖和了。”想着,眼神又飘到了门口。
谢怜打了个哈欠,这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来人小心翼翼地进来又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是花城。
他刚洗过澡,所以与方才的穿着不一样。

“快上来,这里暖。”谢怜微笑着挪了挪位子,拍了拍自己刚刚的位子。
花城笑意越深,爬上了床,钻进了被窝。果不其然,暖烘烘的。
周围都是哥哥的味道。花城眯着眼这么想着,利索地一把拉下谢怜,护住他的头脑,将他压在身下。

谢怜目光直视上方的花城。
花城背着灯光,所以谢怜的视角一下子变得有些昏暗,看不清身上人的表情,只嗅得他身上的味儿。

“哥哥,我好高兴。”
说着,一只手便挑开他的衣裳,欲有想里头探去的趋向。



(拉灯。
end.
其实很想写了,两个人的婚后日常什么的x
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呗

评论(9)

热度(108)

©沧海长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