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吟

cn沧海/吟吟
微博@沧海长吟
微博是用来抽奖的就别看了吧

目前写华武和信白

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华武】你们武当人,都喜欢花和石头么?(短fin

*我流华山and武当
*华山弟子姓华(华渊
武当弟子姓萧(萧茗(大概是因为武当掌门姓萧......一开始还想要不要姓吴
*私设 华山➡️武当,轻松向


大家好,我是江湖华山派弟子,姓华名渊,在门派中也算是一个人皆熟知的弟子,平日和男弟子切磋武艺,和女弟子登高远望,组队下本,捞堆装备卖钱。
这种生活要多滋润有多滋润。除去华山本就冷和穷的事实。

对,就是因为这穷和冷的原因,华渊隔几天就要去对付那些不管天寒地冷,执着讨债的武当人。

某天,天上下着细雪,华渊正在外头,蹲着门槛抱着剑,乐滋滋地抱着一坛酒准备喝酒暖身。
这才敢拆酒封闻了个味儿,一个华山弟子就匆匆跑来,气喘吁吁:“师兄!武当的人来了!”

华渊心中暗骂一声,也不拖沓,把酒坛子往小师弟怀里一塞,揣着把剑见人去了。

雪已经停了,等华渊远远见到武当弟子时,已经看到他头上和肩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雪,脸色白得像张纸。
华渊看了忍不住嘲讽一句:“你们武当也太娇生惯养,这才多冷就冻成这样。”
那武当弟子依旧板着脸,动了动嘴皮:“还钱。”

这个武当弟子,华渊认得他,叫萧茗。
那是一个晴天,华渊在金陵摸瓜,结果就被一人逮到了个正形。
不错,那人正是萧茗。

他的身形背光,华渊只能看到他那一双明亮的双眸。
华渊的脑内飘过他所认知的所有褒义词,正准备开口,先被那道长一口堵回:“坐监狱去吧吧。”

以至于被扔进牢里时华渊还是愣的。

回过来。
华渊轻轻皱了皱眉:“能不能开口闭口就是钱?要不先进来喝碗酒......喝碗汤?”
萧茗面无表情地拍了拍肩上的雪,还是重复着一句话:“不,谢谢你的好意。还钱。”
华渊抽了抽嘴角。
于是不管萧茗的反抗,华渊喊来了几个师弟就这么把人抬进去了。

萧茗挣扎着可惜天气寒冷,手脚伸展不开。
一个华山弟子挨了他一脚,大声道:“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帮你!”
不是,师弟你这么喊就不太对头了啊。华渊想。

萧茗瞪着眼坐在长椅上,面前摆着一碗热腾腾的胡辣汤,撇了一眼道:“你们想谋杀我好赖账?”
华渊翻箱倒柜拿出一个钱袋,听萧茗这么说,舌头差点打结:“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好......坏人。”
是谁把我拖进来的?萧茗心想。

最终,萧茗还是拿着把小勺搅动着胡辣汤,看着对面坐着的华渊。
华渊从钱袋里掏出铜板放在桌上,一块一块算着。

萧茗:“......”
萧茗:“......”
萧茗:“你们华山到底有多穷?”总算知道为什么师兄们见了华山就追着问债。

华渊正打算反驳他,不料被他打断了思绪:刚刚数到几了来着?
他啧了一声,道:“道长,分期还债。”
萧茗额上黑线,心道:“这样要还到猴年马月?!”
他放下小勺,手按在自己的剑匣上:“一次这么点?”干脆把这人带回武当做人质好了,还有门口那几个。

华渊:“......”再怎么说这也是他平日自己省吃俭用剩下来的钱,内心犹豫再三,又拿出另一袋。
萧茗抢过打开一看:花,石头,萃玉。哦,送给蔡师兄的。
就是这一袋东西也比拿一袋铜钱来得值钱啊?!

“等等,这个......”华渊还没说完,伸手就要去抢那个钱袋。
这个是他攒着准备送萧茗的,可不能交给武当!
当初他不晓得武当弟子喜欢什么,转头一想,那点香阁的武当不是喜欢这些么?大概武当人就喜欢这些?

萧茗身边一闪,站在桌子另一边去。
华渊扒着桌子,耐何这桌子也不便宜还要小心不能碰坏,两个人也就开始绕着桌子你追我赶。

“钱自然会还,但是那袋不行!”华渊盯着那钱袋,叫道。
萧茗哼了一声,道:“为什么不行?”说罢又躲过华渊。
华渊内心天人大战,咬咬牙,猛地一扑,把萧茗猝不及防地按在床榻上。

萧茗被狠狠压在床上,痛叫出声:“你!起来......!重死我了!”
可惜华渊听不进话,用身子压住他,一手把萧茗双手扣住,一手掰开他手夺回钱袋。
而此时闻声进来的几名师弟进来了正好瞧见了这令人匪夷所思浮想联翩的一幕。

“师兄,出了什么......”
师弟们目瞪口呆,其中为首的弟子的剑摔在地上,发出“咣当”一声。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半晌,他愣愣捡起剑,抱拳:“师兄......这招厉害!小弟受益匪浅!”
华渊此时僵在原地,吞了口唾液,只觉得身下那人的怒气值......正在暴涨,或许破值了。

华渊:“......”
华渊:“......”
华渊:“我不是你听我说......”

end.
打算以后有些华武都叫这个名字了(。
喜欢就点个红心和小蓝手八!

评论(3)

热度(142)

©沧海长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