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吟

cn沧海/吟吟
微博@沧海长吟
微博是用来抽奖的就别看了吧

目前写华武和信白

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华武】武当弟子的房间内都有些什么

*关于标题,我是uc部来的............真的不会起标题!

*hmm…是那篇《你们武当人,都喜欢花和石头么》的后续。前文点我

*依旧是

华山:华渊  

武当:萧茗【其实本来应该叫萧居茗的!!算了已经叫这个名字就不改了

*私设为华武已交往,偏少女华山【

*有一丢丢邱蔡。

*傻白甜。下饭文


那日之后,华渊解释了一切,便与萧茗在一块儿了,顺便打了个全垒(。

 

作为目睹了华渊横抱着自己最敬爱的小师兄,御剑回到武当山全过程的武当师弟们,如今他们一看到天边的小黑点,眯着眼就能分辨出来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那华山又来了!赶紧把小师兄藏起来!!”

 

萧茗:???

而其他师兄,已经放弃了,也不去阻拦——“华山阴险,靠这种法子拖债。”看破一切的语气。

萧茗不明所以地被众人推搡着,还没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底下一空,竟是直接被人提了起来,一把被人打起横抱。


众武当弟子就这么看着一人横抱着自己的同门,越飞越远。

“小师兄他......又被带走了......”


有时是晚上——

比方说夜间巡逻的弟子,他们有时在大家卧房外巡逻时,会听到一些窸窣声,还有木板的吱呀声。

神奇的是但凡会有这种声音,第二天萧茗就不会来做课业。

 

这些都不是事。萧茗不是那么计较的人。
主要的是,他的房间里,多某些东西。

花。

都是华渊送的。

 

萧茗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何物,平日在武当山里,就是下山也是快去快回,哪能接触什么小玩意?

而自己对着那张满怀期待的脸,也不忍说出什么“攒钱还债”之类的话(虽然自己去催债的时候还要倒贴钱)心软便尽数收下了。

 

还不舍得扔。

于是华渊变本加厉越送越多,搞得满屋子花香扑鼻。


就是点香阁也不会放这么多花好吗。

虽然自己也没去过就是了,不过据邱师兄说,“点香阁花少,放的是熏香。”

萧茗:为什么师兄这么清楚??


咳咳跑远了。

但萧茗如果对花粉过敏的话,这时估计已经不省人事了吧。


而宋居亦道长来看望他时,推开门还要再退出看清自己没来错地方后才走进来,颇为失望:“我还以为武当要收女弟子了。”

拜托,哪个女弟子会把花堆的满房间都是啊。


不过华渊是真的喜欢送花。

连做那档子事时还要带小花朵,然后别在萧茗鬓边。

“这是什么低级趣味。”萧茗道,伸手就要去摘。

说完他就后悔了,华渊做得更起劲了。

“我...不摘...你慢点啊..!”一句话被身后那人顶撞得支离破粹,也只好任由华渊将花别在他耳边。


事后洗澡,在萧茗坚决抵抗下,华渊抱着篮子,终究没把花瓣撒在浴桶里。

“你当我是宫里的娘娘吗!”这是原话。被人跟插发簪一样别花还要洗花瓣浴。

说完又被一把抱起扔床上,腿再次被人架起。


即使如此,但萧茗并不后悔和华渊在一起。

 

好比如,冬天时华渊温热的怀里,耳边被人说着情话,萧茗便觉得十分满足,那么这个冬天也不会那么冷了。

 

以及自己平日想都不会去想的事。什么偷西瓜啦,看戏啦,逛夜市啦。

萧茗才发现自己以往的生活是有多平淡,也终于了解了为何华山明明穷得一匹还能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

 

回过来。

萧茗躺在床上,扭头便是熟睡过去的华渊,悄悄把花摘下来,将花梗放在他嘴里,嘴角微微勾起。


end.





小剧场:

睡梦中的华渊张开了嘴,不料花顺势掉了进去。

“咳咳咳咳...我屮我嘴里面的是什么?!”


喜欢的话点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_(:з」∠)_

 

评论(2)

热度(91)

©沧海长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