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吱吸

【微博@君绝厉】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目前沉迷宝石 凹凸 天官
瑞金/安雷/双玄
左右偏激

维勇|充电两小时,通话五分钟

神奇勇力在哪里哈哈哈哈哈哈哈

蠍卷轴_沉迷复变&概率论:

“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勇利很少发脾气,但是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他无法控制自己地放大了自己的音量,气愤地对维克托说道。见维克托一脸淡漠不打算过多解释的表情,勇利索性不再理会他,拿起放在旁边沙发上的羽绒服和围巾,甩门离去。




叮咚——电梯到了一楼。


一月的莫斯科大雪纷飞,冰冻三尺。


拉上羽绒服的拉链,围上了红色围巾,勇利思考了一下自己这次冲动的离家出走应该去往何处。自己刚到莫斯科跟维克托同居不久,对周围的环境还不太熟。自己唯一认识的人也只有和维克托的共同朋友们,如果去他们家做客的话势必会很快被维克托发现行踪,这样的话自己这次离家出走还有什么意义呢。


“siri,我很伤心”,还赖在电梯间不出门的勇利拿出手机,摁下了home键召唤出siri。


“已为您检索到附近的日料店5家”,机智的siri回复道,屏幕上展示出附近商业区的地图,标注出了所有日料店。


勇利的心情晴朗了一些,他点开日料店仔细对比观察了一番,“忍者猪排……”,看到三个街区外有一家新营业的日料店,特别注意了一下这家店面能不能支持PayPal,不然身无分文就带了手机的自己估计要洗上几十个盘子了。


“支持耶……”,想到金灿灿外酥里嫩的炸猪排和白润饱满的米饭,勇利开心地整理了下自己的围巾,愉快地决定听从siri的指令,去大吃一顿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维克托在空荡荡的公寓里思考许久,觉得自己这次的举动确实忽略了勇利的感受,决定给勇利打个电话道歉。


外面这么冷,别冻感冒了啊……维克托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飘扬的雪花,担心地想。


结果电话打不通,维克托皱了皱眉头,又打过去三次,始终是忙音。




还是在生气吗……维克托坐在沙发上,烦躁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时钟滴答滴答走动的声音在公寓里回荡着,维克托拿起刚才被自己扔在桌子上的手机,试图再次拨打勇利的电话。突然他注意到勇利的钱包放在桌子上,里面的银行卡一张都没有带走。


这样根本不能付出租车的钱啊,维克托彻底着急了,他打开通讯录,给勇利可能拜访的朋友一一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都是今天没有见过勇利,自己还被尤里奥嘲讽了几句。


维克托现在又着急又愧疚又生气。勇利之前刚在美国做完腿部的手术,这次来俄罗斯也是为了进行康复训练,作为勇利的教练和爱人,出于对他身体的考虑,维克托帮他回绝了日本全国花滑锦标赛的参赛邀请,结果勇利知道之后跟自己大吵一架,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刚做完手术的人在这么冷的天又没带钱,能去哪里,维克托担心地想着,一边匆忙地穿上羽绒服,跑出了门,但是在白茫茫的雪景中他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勇利。




“唉?”,iphone10突然黑屏罢工,不过还好已经到了料理店门口,勇利把手机放进兜里,开心地看着眼前和风装修的店面,推开了大门。


“一碗火影必备漩涡黄金猪排饭,谢谢!”




“在异国他乡吃到猪排饭还真是怀念啊……”,勇利拿起细长的筷子,大快朵颐。


之前在美国的时候,维克托寸步不离地看守着自己,比医院的医生护士还要苛刻地检测自己的一举一动,根本没有机会品尝这种美味。勇利往嘴里放了一块腌萝卜,嘎嘣嘎嘣地愉快地嚼着。


也不知道维克托现在在做什么,连一个讯息一个电话也不给自己发,难道还没有深刻地反思吗——想到维克托,勇利的好心情被破坏了一点点,就像是炸过头了的硬邦邦的猪排一样。


难道是自己开了免扰模式吗,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勇利拿出手机试图检查一下自己的SNS和通话记录。




完了——


忘了手机关机这回事了——


这下子怎么付账啊啊啊啊啊啊啊——




“请问您这有iphone充电器吗”,勇利走到柜台前,羞涩地问道这家店面的老板娘,她跟自己一样也是日本人,自己一进店面的时候认出了自己,无比兴奋地跟他一起自拍。


“这里是俄罗斯”,老板娘耸耸肩,说道,“所以一般不用低温自动关机的iphone”。


“我……”,勇利意识到自己怕是要吃霸王餐了,自己的脸瞬间开始发烧,声音也忍不住扭捏起来,“我手机没电了,没法开机,怕是没……没法付给您钱了”。


“没事”,老板娘爽朗地挥挥手,“老乡免单了”。


“不不不”,勇利紧张地说,这家店面刚开张没多久,来的客人也不多,而且老板娘创业也很辛苦的样子,“要不我……我帮您洗盘子”。


“盘子没几个需要洗的,不过你要是实在不好意思,就帮忙扫扫门前的雪吧”,老板娘看到了勇利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法。


“好!”




勇利挥舞着扫帚,把店面门前的雪扫干净之后,又扫出一条从十字路口的人行道通往店面的小路,白雪覆盖的人行道中通往忍者猪排的灰砖小路特别醒目,勇利满意地看到来就餐的客人多了起来。


“谢谢你”,老板娘注意到勇利的创举招来了许多客人,开心地从后厨端来了一块红丝绒蛋糕,“吃些甜点恢复下体温吧”。


“稍等”,老板娘突然出声制止住了勇利,勇利停下了手中的叉子,抬起头困惑地看着老板娘,只见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根蜡烛,点燃放在蛋糕上。“看到您带着红色围巾打工,跟最近我看的一部韩剧里的情节很符合呢”,老板娘解释道,“那个电视剧里的设定是吹灭火苗,就会有命中注定的爱人出现拯救落魄中的你哦”。


“谢谢”,勇利大概明白了这是老板娘的少女心之举,爽快地吹灭了蜡烛。




走出日料店,勇利面临一个新的难题——


哪里才是回家的路呢。


手机没电就没法用地图导航,自己也不知道维克托住的小区用俄语怎么说,而且下着雪的莫斯科的晚上可见度极差,路痴的自己也完全不记得沿途的标志建筑了。返回店面问了问老板娘,记下了回去的地图,但是自己左拐右拐之后彻底绕晕了,迷失在车水马龙的市中心。


这下怎么办啊……勇利头疼地想着,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出路,突然注意到远处的苹果logo。去专营店充电不就能开机用导航了,勇利觉得自己无比机智,迅速地朝附近的商场走去。




“您好,请问是勇利先生吗”,去商场的路不远,但是这已经是勇利第四次被路人拦住了,路人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能一起合张影吗”,他们都这么问自己。


勇利虽然很着急,但还是礼貌地答应了他们的合照请求。平时走在路上都没有这么热情的粉丝,为什么晚上反而这么容易被认出来了呢,其实勇利是感觉有些奇怪的。




找到了第三家商场,才终于有了苹果专柜,在表明自己想充电的意图后,勇利坐在凳子上等待着开机。


“请问能跟您合照吗”,柜台服务人员拿着手机充满期待地问自己,勇利点点头表示同意,拍完之后他终于释放了自己的好奇心,“为什么大家今晚都想跟我合照呢”,他问道那个捧着手机一脸花痴笑的年轻姑娘。


“您不知道吗”,少女给勇利展示了她的手机,“SNS的热门活动,跟您合照并且发状态并且标注地址,在活动截止之前的最后一位能够被邀请与您和维克托一起进餐哦”。




勇利:喵喵喵???




勇利完全没搞明白现在是怎么一个处境,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迫卷到这么一个活动中,又是维克托擅作主张帮自己决定了吗,手机充电的欣喜都被冲淡了甚至有些不开心。


“什么时候活动截止呢”,勇利摁下开机键,手机终于出现了白屏,他问道身边星星眼的少女。




“我找到你的时候”。


熟悉的声音伴着冰凉的气息,从另一侧传来。


勇利抬起头,看到鼻子和手冻得通红的维克托站在旁边。


下一秒自己就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被他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头发。


“我好担心你”,维克托抱着自己的胳膊都在颤抖,用力之大让勇利感觉自己快被揉到维克托的血肉中化成他的一根肋骨。




“啊……”,身边的少女服务生惊喜地尖叫出来,两个活在电视里的人在现场给自己发糖了啊啊啊。


“啊……”,身边的少女服务生惊恐地叫出声来,刚才她试图拍下这一幕当做手机桌面日夜舔屏的时候。


iPhone掉在地上了。


屏幕碎掉了。


一个礼拜工资没了。




几分钟后,一条信息刷爆了所有莫斯科居民的SNS。


#神奇勇利在哪里 活动在八点十二分截止,截止时间前最后一位幸运儿是@我爱勇利我爱维克托但是我的老公是孔刘 ,请您私信勇利或者维克托安排就餐行程哦”




回到家后,勇利正准备拖鞋,就被维克托摁在门板上亲吻着,这猛烈的深吻带着惩罚的色彩,也传递过来维克托的担心。


“我手机没电了……”,在喘息的间隙,勇利抓紧时间交代清楚,“我也是刚才开机才看到讯息和未接来电的”。


“让你在美国的时候非得买iphone,嗯?”,维克托继续啄吻着勇利的嘴唇。


“你……吃了猪排?”,维克托今天焦急得滴米未进,却从怀中青年的唇齿间敏锐地觉察到了咖喱猪排的味道。


“恩……”,勇利不好意思地别开头,他看到公寓里的摆设跟自己离开时一点没变,大概猜到维克托在外面找了他一天,估计也是没吃饭。


“那我就先去吃个饭”,维克托宠溺地亲了亲勇利的额头。




把勇利公主抱起来,扔到了卧室干柴烈火地仔细品尝了一番。




吃干抹净后一本满足的维克托给怀里的勇利按摩着腰背,听青年感慨着今天的遭遇。


“我跟日本锦标赛承办方说了”,维克托柔声说着,感受到勇利的肌肉瞬间紧绷,这是他认真听自己讲话的表现,“我拜托他们帮忙保留你的参赛资格,我会尽全力帮你康复训练的,但是你要注意身体,好不好”,说完维克托亲吻着勇利的头发,拥抱着他,诚恳地希望得到他的原谅。


勇利鼻头一酸,也张开双臂抱住维克托。


“谢谢”,他把头埋在维克托的怀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不过还有一件事,我擅作主张”,维克托的声音传来。


勇利警惕地直起身来,抱着维克托的手也收了回来,怀疑地看着维克托。


“就是我在SNS上发起的那个活动,一起去跟那个帮我找到你的苹果柜员吃个饭,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很抱歉”,维克托看着自己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哼,这种事情”,勇利开心地扑到了维克托,两人在双人床上翻滚了一圈。


“下次不能这样”,勇利装作不太高兴的样子,用手指勾了勾维克托的鼻梁,但是嘴角的弧度还是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好好好”,维克托反手抱住勇利,“你定时间和地点怎么样,我们明天先去商场给你换个新手机,再约她出来吃饭”。


“那我们去吃猪排吧”,勇利兴奋地眼睛发光,“我今天发现了一家日料,炒鸡好次”。




“你怎么换柜台了”,勇利惊讶地在商场别的牌子手机的柜台发现了昨天的那个小姑娘。


“我们是轮班制”,小姑娘认出了勇利,十分激动,“您是来买手机的吗”。


“对,我们想选一个能在冬天室外用的手机”,维克托帮勇利回答道,笑着问小姑娘,“有什么推荐吗”。


“有”,小姑娘开心地拿出一台样机。




“OPPO R12,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



评论

热度(706)

©吱吱吱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