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吱吸

【微博@君绝厉】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目前沉迷宝石 凹凸 天官
瑞金/安雷/双玄
左右偏激

【林秦】突然好想你(一发完)/HE

*这里关键词

*不上升真人哟

*听这歌突然有的灵感
*请随便看看…
*ooc,慎看,我也就是想不正经一回
*私设两人很早就在一起了


1.
经过大宝多次观察,秦科长连续几天一直往办公室门口望。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秦科长你这几天到底在看什么啊?”大宝一边吃着煎饼一边问秦明。
“没什么。”秦明丢下几个字起身出办公室。

秦明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2.
车子送去做年检,秦明下班用步行回家。
有一条小街是去往秦明家的必经之路。
秦明想快点走过这条路,因为太吵了。但却驻足在一家水果店。

苹果。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驱使着秦明买下它。

到家后,把那颗苹果洗干净后小口吃起来,但觉得缺了个味。
是什么味呢?想不通

3.
秦明又做了梦。
自从替父母报仇后,梦到父母的梦的频率逐渐变少,但最近几天却会在晚上梦到自己亲眼目睹一个男人被另一个人击毙死去。
那个男人死前还缓颤着向自己伸出了一只手。
但梦境总是在这个时候结束。
又或者,会梦到某个人搂着自己的腰,趴在自己肩膀上叫自己宝宝。
总是会梦到那个人。
而秦明也总是忘记了梦的内容。

在试衣镜前系好领带,看着镜内穿得一丝不苟的自己,突然脑内一片空白。
不是以往岸然道貌的模样,更多的是迷茫。

4.
这次审问犯人,秦明透过审讯室外的单向玻璃,看着室内的警官朝犯人吼着。
那个人,好像也是这么审问犯人的。

等犯人被押走,审讯室内空无一人时,秦明站在门口,望着桌椅,又转身看着那张,单向镜。
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觉,低头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关上门离开了审讯室。

下班李大宝突然请自己吃饭,坐着她的小吉普路过池子厨房。
李大宝称,那里快拆掉了。
再怎么说也都习惯了那里的饭菜,大宝提议去那里吃一顿饭,秦明没有拒绝。

走进餐厅,就闻到了香味。
“哎哟闻着这味我都快饿死了,老秦你不要干站着,走啦”

还是点了咖啡和蔬菜色拉,李大宝也还是点了一份豪华套餐。
秦明总觉得漏点了什么。
服务员正要收菜单,秦明突然点了一份鱼。

那盘鱼秦明只吃了一些,被大宝嘟囔着浪费全吃掉了。
秦明没有特别喜欢吃的菜,也不知道为什么点了一份鱼。

像是特意为某人点的。

5.
一次收拾屋子,秦明翻箱倒柜整理不用的东西。
原来我有这么多不用的东西吗?
但是整理到一个小箱子时,疑点越来越多。

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放着一张小卡片,还有一本相簿和零零碎碎的东西。
那张小卡片上没有署名,只写了是送自己的生日礼物。

放下卡片,拿起了那本相簿。
秦明的眉心在翻开相册的同时紧皱着。
第一张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男人抱着自己。
当时的自己看上去比现在年轻的要多。
在秦明印象中,失去父母后除了证件照和合照,就没有自己什么照片了。

一页一页翻着相册,自己的情绪越发激动,手也微微颤抖着。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入脑袋里了。
最后一页是穿着警服的自己和同样穿着的男子,那时他已经留了个小胡子。

电视里放着体育频道。
一边奇怪着自己为什么会看这种节目,一边翻着相册,太阳穴隐隐跳着。

相簿里都是自己和那个男人的相片,不难想象这两人的关系。


6.
终究记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那个箱子里也没有什么能证明那个年轻男人身份的东西。其他都是些手套啊围巾啊什么的东西。

睡梦中,再一次梦见了那个男人被杀的场景。
那个男人的体型突然觉得十分眼熟。
借着淡淡的光线,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
一瞬间,睡前看到的相簿里的年轻男子和眼前这个男人的模样重叠!

那个男人倒下的时候,秦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脑内猛然出现两个字,
“林涛!!”

秦明被惊醒,随之与梦中的自己喊出了那两个字。
外面下着大雨,秦明的白t已经被后背的汗打湿了。

那声唤叫像是解开了之前所有的疑问,无数的回忆涌上头脑,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当时的场景,胸口一闷,眼眶里慢慢积满了泪水,开始止不住往下流。秦明知道,这是一种和小时候失去父亲的、名为悲伤的情绪。

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早点到场?为什么自己会忘掉他?为什么大家都不告诉我?为什么?
可惜都回不去了。

秦明蜷缩在床上,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哭吟声从牙齿里漏出,像是再也咬不住牙,放任自己哭喊得撕心裂肺,让眼泪把枕头浸湿。
他又失去了一个最爱的人。
咽哽着,想要再叫出他的名字。

后半夜,秦明几乎是哭昏了过去。


7.
秦明请了一天的假。
他一觉睡到九点,因为哭得太累,起来洗漱时拖着脚步走到浴室,看着镜子中红肿的眼睛还有脸上的泪痕。

一个手抖,没有拿稳牙刷,掉在了地上。正要蹲下去捡,脑内又想起了之前和林涛在一起还有些刺眼的笑容,没有忍住,坐在地上靠着墙壁又小声哭吟起来。

牙刷也不捡了,就这样被丢在地上。
秦明开始扔掉昨晚收拾的杂物,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小箱子,看了看那堆杂物,最终还是舍不得,把那个箱子放在屋子的角落。

收拾完,秦明瘫坐在沙发上,睡袍也随意的敞开着,打开电视,无力的看着电视里无声的体育频道。

心里像是被掏空,也已经没有力气发声了,但鼻子还是一酸,眼里泛着泪光。
“体育节目…不好看啊…”
你什么时候还能再来呢?

8.
秦明着一坐就是坐到晚上,随意点了一份外卖,吃完准备磨杯咖啡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恢复了一些力气,站起来泡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望着热气正出神,门口就有人敲门。
敲门声不大,但却敲得小心。

正疑惑是谁,缓缓移动到门口,疲惫地拉来门,对上的是一双熟悉不过的眼睛。
随之迎来的是惊异。

那人走上前,抱住秦明,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你终于记起我了。”
秦明的身体一僵,又放下心,回抱住那个人。

不会错的——
“我好想你啊,宝宝。”
是林涛。
心里被慢慢填满。
已经把眼睛弄得不成样子,嗓子也哑了,但在这个时候,又没有忍住,抱紧林涛无声地流着泪。
他已经不知道从昨晚开始哭了几次了。

9.
其实林涛也觉得很奇妙,死了之后,见到了所谓的“神明”。
“神明”看在林涛生前做了不少好事,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的爱人能在失忆的情况下还能够记起他,就能让他回来。如果三周之内没有想起来,那么林涛永远都不能醒来。

林涛有一个小爱好,喜欢把有关自己和秦明的东西都集中在一起,那只小箱子是林涛送秦明的生日礼物,里面都是至今为止两人的合照还有以前学生时代的东西。

秦明收到的时候还说林涛怎么跟小女生一样,但林涛又不是不知道秦明这人口嫌体正直,看着他微红的耳尖高兴得抱住秦明,还在他脸上不停地亲。

“你把我脸亲红了。”

10.
林涛发现自从他回来后秦明就变得不一样了。
变得比以前更关心他了。这让林涛有点受宠若惊。
这自然是值得开心的事。

大宝他们好像根本就不记得他们之前忘记了林涛,像往常一样,只不过…
“老秦我跟你讲你最近有点过分啊怎么老把我赶出去不赶林涛”大宝学着秦明插着腰指着一旁的林涛。

被这么一说,林涛莫名其妙有了些优越感,挺着背,然后也学着秦明的样子,“这是命令!”


“…你们两个都给我出去。”
看着林涛和大宝沮丧着走出解剖室,秦明微微笑了笑,第一次觉得,和他在一起真好。

全文完

评论(12)

热度(106)

©吱吱吱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