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吟

cn沧海/吟吟
微博@沧海长吟
微博是用来抽奖的就别看了吧

目前写华武和信白

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信白】我,李白,扣我老板工资 01

*总裁信x实习助理,实际还是大学生白
*我真的喜欢韩信!!


01.
公孙离敲了敲门,紧张地捧着几份文件夹。
工作服ok!发型和妆容也ok!

但并没有人为她开门,公孙离小小地纠结了一会,用后背轻轻推开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打扰了…”

这是她新来公司的第一天,为了锻炼这个新人,主任让她送文件去董事办公室。

眼下,这个办公室干净整洁,一边的玻璃柜里摆放着数不清的奖项——这都是多年来公司凭实力获得的。

窗子开了一半,缕缕微风将纱帘吹开,轻飘飘地在空中翻动。

这本是一副美好惬意的景象,此时我们的韩信,韩总裁可能是这样的——工作时托着头,不小心睡了过去。

这是公孙离在想象的画面。
然而事实上办公室里缺了最重要的一样——韩信。

“韩信又翘班了?!”


02.
翘班的某人,正在公司附近的街上游荡着。
“现在的年轻人生活节奏真是快啊——”韩信戴着一副黑框墨镜,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加上比例完美的身段,回头率不断升高。

“…生活节奏不应该过得太快,否则上天就会向你扔一块石头,引起你的注意…”韩信正自我喂鸡汤,感受着春阳的温暖,突然感觉脚边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一本书。

他蹲下拾起那本书,习惯性推了推眼镜——尽管他还是没看懂这书名到底是什么。
“那是我的书。”一个男声从他身边传来,韩信才注意到他旁边还有个人。
模样似乎比韩信要年轻一点,应该是个大学生吧。

“哦,给你。”韩信将书递过去,那人头也不抬,说了一声谢谢又开始埋头整理书。
韩信依旧蹲在那里,看着撒了满地的书。

“……”
“这些都是你的?”他问。
大学生点点头。
“不小心被绊倒了。”

韩信将嘴做成“o”形,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帮你吧”这么说着,手脚利索帮他一本一本捡了起来。
大学生又点了点头,淡淡说了句:“谢谢。”

真是内向的人啊。
韩信一边帮他收着书,一边吐槽:为什么他出门要带这么多书?
再仔细一看,都是看不懂的书名。
他突然对他的学历产生了怀疑。

韩信帮他把书都放回袋子里,大学生双手抱着,对他说,“谢谢。”
然后头也不回就转身走了。

还没走几步,只听那个袋子发出轻微的窸窣声,哗啦的一声,书又撒了一地。
“……”


03.

此时,那个大学生正坐在韩信的玛莎拉蒂上。
“…谢谢。”他一语打破这安静到诡异的气氛。
韩信戴着墨镜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谢什么,反正我也闲来无事——”

有些人表面上说着悠闲,其实手机已经被公司打爆了。
“A大…你是A大的学生?”他看着车载导航上的[距离目的地还有xxx公里]
“嗯。”大学生应。

一时间,车上又陷入了沉寂。
“你叫什么名字?”韩信清了清嗓子,试图扯点话题。
习惯了车上不是自己一个人,就是车上几个熟悉的人,突然来了个陌生人,真是有点让他感到不适。

“李白。”他说。


04.
韩信正打算把车往校门口开,就被李白拦了下来。
“这这这就可以了。”他的脸上带着点惊慌,韩信不明所以,但还是把车停了下来。
李白一把拉开车门,韩信帮他打开后备箱,再次询问:“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谢谢你!”他这么答道。

看着李白抱着比他的头还要高出一个头的背影,韩信还是有点不放心。

“咕噜咕噜咕噜——”李白的身后传来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回头一看,一头熟悉的红毛闯入视线。
李白睁大了眼:“……”

韩信依旧推了推他的墨镜,笑着露出了牙。
“忘了告诉你,我车上有折叠拉车。”

韩信孰不知,他这时露出的这个亮眼的笑容,已经被李白记在了心里。

05.
李白掏出宿舍钥匙,打开房门,一阵凉风直面扑来——“哦?太白回来了啊,门关好。”室友高渐离开着风扇,抬头看了李白一眼又低头打游戏。

三秒后,高渐离又抬起头。他指着门口那个扎着红马尾戴墨镜的人问:“这个…谁?”

他差点把“这个骚包谁”说出来,视力极好的他看到那个男人手指上套着的晃眼的不行的车钥匙,生生把“骚包”
这两个字吞了下去。

李白的动作顿了顿,似乎是想起来了这么一回事。
“……”


06.
“过来的路我记得,不用送了。”韩信笑着摆了摆手,推着那个拉车走了。

李白捏着刚刚韩信给他的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来我们公司实习哦”和这句话一起回忆的,是韩信那张又帅又欠揍的表情。


07.
韩信一边唱着不成调的歌,一边把车开到停车场,才记起那部被遗忘多久的手机。

一开屏就是十几个未接电话,全都是来自他的助理——刘邦的电话。
韩信眼睛都不眨一下把未接列表清空,撇了撇嘴,打开百度,将A大的名字输了。

韩信不是本地人,接触的也都是商业界的各大公司企业,对当地学校是一概不知。
他滑着屏幕,荧屏上都是关于A大的各种资料。
随手点开了A大的官网论坛,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板块,居然大部分都是关于李白的。

不知韩信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点进去,但帖子的第一句话就把他惊得张开了嘴巴。

那个帖子的日期显示的是四年前,顶楼还明晃晃地标着「xx届文科状元——李白小哥哥」
「有文学专业的小姐姐吗!李白学国文吗?蹲了几次都没有看到啊」
「傻,人家国文外文兼修!」
「我靠真的假的…国文外文都修,这怪物吧…」

帖子的顶楼,还发了一张李白的照片,拍的还不错,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偷拍的。

鬼使神差,韩信把那张照片保存下来了。
继续往下滑,便是关于李白的各种言论,真实性还有待考证,深知这一点的韩信却看的不亦乐乎。

帖子还在不停地盖着楼,一个电话猝不及防地插了进来。
——“张良”。

这下是不得不回去了。
韩信哆嗦着推开车门。

08.
李白吃完饭回到宿舍,发现狄仁杰正严肃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一起的还有高渐离和李元芳。
“……怎么了?”李白被这架势有点不明所以。

李元芳率先开口:“我们都听高斩漓说了,你是不是叛变革命了。”
狄仁杰:“独吞富婆。”
高渐离歪了歪身子,悄悄说了句什么。

狄仁杰一脸大悟:“哦,富伯。”
李白不想吐槽“富伯”这个称呼,不过听上去怎么像他家楼下那个卖水果的老头?

“那个人是今天刚认识的,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李白解释。
三人都一脸无劲,回到自己的床位各做各的。

李白的裤兜里还揣着那张烫了金的名片。

09.
韩信叼着麦x劳的鸡翅,手机正刷着朋友圈,退出来时,一条好友申请闯入眼帘。
那人头像是一个写着“白”的书法的图片。
“我是李白。”

简短的四个字,韩信毫不犹豫通过了这个申请。

「我们已经是好友啦,快来聊天吧!」
韩信「你好。」
过了半晌,对方发给了自己一张照片,上面显示的是自己的简历。

韩信才想起来,那个浮浮沉沉的四年前的帖子——「xx届文科状元——李白小哥哥」
他仔细看了下这份简历,和其他人不同,简洁明了,让人一眼捉住重点——「精通8国语言」下面还写明了各项奖项和公认书,高中还学过一点经济学…韩信泪。
这个人必须招进来啊!

韩信「实习生?」
李白「嗯。」
韩信「/OK」
韩信「学业顾得上?」
李白「我的学分足够毕业了。」

透过屏幕都能感受到对方任性的模样。
韩信勾了勾嘴角。


10.
“我?助理?”李白指了指自己。
韩信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韩信的英语很好,口语也很溜,但每天处理的事情够多的了,加上在美国的分公司,是真的有些顾不来。
而李白的到来,或许就是上天给他的一块免费的馅饼。

李白从来没有把自己看的太高或是太低,但是再怎么说实习生…都是从小办公室端茶送水整理资料开始的吧?但想到之前和韩信相处也不是很困难,或许当一个助理也不会有什么困难?

但,这个世界教会了他,什么叫做: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韩信的工作简直太多了。
有时候李白不得不翘课来他公司加班加点,虽然韩信曾经让他回学校,但李白望着那如同高山一样的文件,和他老板眼皮底下浓浓的黑眼圈,实在是没有心踏出办公室一步。

到底送他回学校那天,他是怎么说出“闲来无事”的??

11.

凌晨四点。
李白端着韩信的马克杯出去又泡了一杯咖啡,再次推开办公室的门时,韩信已经累的趴在一桌文件上睡着了。

李白把杯子放在一边的茶几上,把衣帽架上的西服外套拿下,轻轻盖在韩信身上。

不知该不该叫韩信起来,今天中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材料都还没准备好。
李白叹了口气,把韩信正坐着的转移慢慢挪开,腾出一小片地方,把自己埋在电脑和一摞的资料里。

等到韩信醒来,是早上六点。
这种不规则的作息已经习惯了,想到还有一堆的文件还没处理,演讲用的ppt还没开始做,韩信就有点头昏脑涨。
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被工作征服。

韩信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办公桌,异常的干净。
茶几上还有一杯咖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韩信走过去端起喝了一口,已经是冰的了。
他也不挑,至少是咖啡嘛。

笔记本还在工作,韩信揉了揉太阳穴打开显示屏,一个陌生的ppt小图标出现在他的桌面上。
而演讲稿的名字被取为今日中午的会议主题,韩信的眉头一皱,难道他睡着的时候把稿子做好了?

半信半疑,打开了那个他“梦游做好的”ppt,让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
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但是不可质疑的是,这个稿子…很完美,无可挑剔。

韩信跟看戏一样把这份稿子反反复复看了个遍,最终不可思议的回到桌面,端着那杯已经凉凉凉凉透的咖啡,靠在转椅上。

他打开手机一看,在一堆的短信中,一条半个小时前发来的微信挂在最明显的地方。

李白:「老板,中午会议演讲稿我已经帮你做好了,就在桌面上。我已经回学校了。」
韩信看着这条信息,又看了看发送时间——很好,就在他睡醒的前半个小时。

韩信:「帮大忙了,做的很好/good job!」

12.
这几天在公司没日没夜的工作,确实让李白有些熬不过来,当天从公司回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打开宿舍门,走到自己床位就倒下睡过去了。

等到李白醒来时,他又翘掉了上午的外文课。
还有下午的国文课。
叹了口气,在裤兜里摸出手机,开屏就是自己老板发来的信息。

韩总「帮大忙了,做的很好/good job!」
哦,李白记起来了,他还帮韩信做了一份ppt。
写稿子的时候李白硬着头皮把文件和资料都看了几遍,再删删减减稿子的内容,才做出了一份完整的演讲稿。

不知道以前韩信是怎么工作的……韩信会让自己做助理,说明在这之前,他是一个助理都没有请。
为什么不请一个?
这个问题成为他心中的疑惑。

13.
室友之一高渐离回来后,看到自己的室友李白躺在床上。
就像电影里的僵尸一样。

高渐离:“……”
高渐离:“……”
差点没被吓出汗。

这几天李白都是早出早归……是第二天早上归,说是去公司做实习,但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常实习生的作息。

评论(3)

热度(167)

©沧海长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