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吟

cn沧海/吟吟
微博@沧海长吟
微博是用来抽奖的就别看了吧

目前写华武和信白

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信白】我,李白,扣我老板工资 02

上一篇点我主页啦



14.
会议十分顺利,没有出什么差错。
韩信在心里夸赞并感激着李白,并下决心给他加薪,晚上请他吃一顿饭好了,顺便从今以后让他早些回校——他可不希望李白和他一样成天没日没夜的工作。

韩信「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韩信盯着屏幕,恨不得把屏幕看穿似的。

随着“叮咚”一声,李白发来了消息。
他答应了!
韩信此刻正兴高采烈地在办公室蹦跶,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高兴——又不是没有请过员工吃饭,但李白是不同的,对他而言。

韩信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的吊灯,想着晚上要去哪一家餐厅、穿哪一件衣服、头发该梳成什么模样——他甚至打了电话给他的老朋友刘邦,结果意料之中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你要跟你的小情人约会我没有意见,包括你要穿什么——你要不直接光着去吧。希望你不要耽误了晚上的工作。”

韩信还没来得及反驳“小情人”这一称呼,就被最后的一句话钉在原地。
对啊,他还有一堆工作……


15.
李白醒来后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想到公司里还有一些事还没处理,匆匆洗了个澡就出门了。

等到他搭上的士,才记起来自己什么都没吃,肚子正在跟他抗议——忍住饥饿,到了公司楼下草草买了一桶泡面就上楼了。

“叮——”电梯门开了,迎面便是他老板放大的脸。
“……老板好。”李白站在电梯里,说出这句话时,他似乎看到他老板的那张帅脸上,出现一道裂痕。

韩信被这一句“老板好”给气上了。
公司里!上上下下!见到他的员工都叫他韩总韩董韩哥——老板?!他有这么老吗?

就在这时,电梯门正在慢慢闭合,李白还没来得及去按按钮,电梯门就被韩信用双手扒开,电梯门也再次打开,又是那张笑脸——但是说不上来的压迫感让李白忍不住往后退。

“叫我,韩哥哥。”


16.
李白觉得他的老板有点……幼稚。
「韩哥哥」这个称呼实在叫不出口,再怎么听都像一个小姑娘叫的吧?

于是在李白无声的抗议下,硬生生把「韩哥哥」去掉一个哥字。


17.
傍晚四点半。
韩信说他要回家一趟,让李白在公司等他。
“不用了吧?我直接去饭店…”李白拎着自己的小公文包,说着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咚地一声,韩信把手抵在门口,明摆着不让李白出去的样子。
李白:“…好。”

李白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手机看着今天错过的课的录屏。
“这偷拍技术……不敢恭维。”他默默吐槽着同学发来的视频。
还没等他看完,一个影子笼住了他。

李白抬头一看,是韩信。
他的上司穿着一身,与他的发色相配的酒红色西服,解开了里头衬衫最上的两颗扣子,西装裤勾勒出他的那双大长腿,这件西装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将韩信完美的身段表现到极致。

这是韩信被李白深记的第二幅画面。


18.
韩信把晚餐定在一栋大厦的高层餐厅里,还是一个挨着窗边的位置。
李白偷偷打量着身边的餐位,都是一对对的男女情侣,只有他跟韩信……两个大老爷们做双人位。

虽然这里看到的夜景是不错……但是总感觉气氛怪怪的…
李白这么想着,有些郁闷地望向对面那个一直喋喋不休报菜名的人。

“…法式鹅肝,蜗牛,然后夏威夷沙律,阿拉斯加鳕鱼柳,意大利烩饭…”
服务生的手已经跟不上韩信的语速了。

李白听着脸黑。
这就是有钱人吗?!他还有一桶泡面在办公室还没拆…“李白你要吃什么?”韩信笑吟吟地把菜单移向李白。

李白是对韩信那张帅脸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但此时却吞吐道:“点的够多了……到时候吃不下了…”
韩信只好把菜单还给服务生,想起了什么,对服务生补充道:“来瓶白酒…”

李白小小地敲了下桌面:“我不…”
“…再来一听可乐。”韩信把后半句说完。

李白:“……”
李白:“……”
李白扒住服务员,发出捶死也要挽回面子的声音:“不要可乐…来一瓶冰啤酒。”

模样有点好笑,韩信在那里哈哈哈。
李白没好气瞪着他。
再怎么说白酒对他来说太烈,但不代表他不喝酒——平时宿舍晚上都是靠啤酒度过的好吧?

“…你别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板可以捶死吗?在线等急。


20.
事实证明,韩信酒量很好。
菜也很好吃。
李白把一桌子的西方菜拍下来发到宿舍群里,收到了今晚不会给他留门的回复。
李白一摸裤兜,惨了,走的太匆忙,宿舍钥匙忘记带了…

韩信一边吃着鳕鱼柳一边看着李白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然后又叉了只鳕鱼柳。


21.
吃过饭后,韩信提出送李白回去。
“不用了…真的…”李白推辞着。
“你韩哥跟你多熟了,客气什么?”
“不是…我回不去了。”
“……”

“啊?”

得知事情的起因结果后,韩信在车里笑得吵死了。
“…我睡公司吧!!”李白的脑门上似乎能看到青筋暴起。
韩信笑得累了,才意识到现在是个不容错过的机会。
天赐良机啊!chance!
“去我家吧?离公司不远。”韩信从后视镜笑着看着李白。

等到李白把这句话读透后,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红。
韩信吹了声口哨,系好安全带,踩下了油门。

一辆银白色的玛莎拉蒂在夜晚的大马路上奔驰着,就像是一道银白色的光。

Tbc.
喜欢的点个心点个小蓝手,比心✧*。٩(ˊᗜˋ*)و✧*。

评论(5)

热度(147)

©沧海长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