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长吟

cn沧海/吟吟
微博@沧海长吟
微博是用来抽奖的就别看了吧

目前写华武和信白

随便写写 反正没红过不怕过气x常年失踪人口,回来时可能还会换一张(cp)皮【cp洁癖有

【信白】我,李白,扣我老板工资 03

拉灯了(………
还没完结!还没完结!还没完结!
前篇点我主页



22.
韩信的家很宽敞,视野也很棒,看夜景在适合不过了。
这与李白印象中的“总裁房”不太一样——呈得是一色的淡黄色的暖调。

韩信把自己砸在沙发上,胳膊搭在沙发边上,朝李白展现出一个笑:“请随意。”
说罢便带着他指明了卫生间和客房。

客房…

韩信的家里通常没有人住,平时加班都直接睡在办公室,从而导致连自己的卧室都落了灰。
客房是更不用说了。

韩信拿着把鸡毛掸子把房间墙角打理干净,正扯床单,被指令坐在乖乖待着的李白——再也坐不下去了。

“老…韩总,我可以自己来的。”李白看着一团床单被扔出房间,堆成一个甚为好笑的形状,有些哭笑不得。
韩信探出一个头,看了他一眼,李白默默闭上了嘴。


23.
等到李白再次进入那个房间后,已经没有刚刚看到的——灰蒙蒙的一片了。
窗户被大大敞开,空气中还可以嗅出淡淡的清新剂的气味。
李白摸了摸一边的书桌——没想到韩信还会做家务。
“怎么,质疑你韩哥的能力吗?”韩信交叉着双臂,看在门槛上,笑盈盈道。

李白连忙摇头。
拜托,他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可能会被踢出去。
况且本来就无可挑剔。

韩信满意地点点头,在临走时对他说:“时候不早,你先休息吧,我的房间就在隔壁——”
说罢,便退出了房间。

24.
刚刚韩信还说过可以借他的浴室洗澡——因为平时几乎没人来这个屋子,就只装了主卧一个热水器。
但现在李白站在淋浴室,任由水顺着头发往下滴。

沐浴露…
李白缓缓挤了一点在手上,闻了闻,是平时韩信身上的味道——老天!李白到底在想什么!

韩信正躺在床上看着新闻,实际上却一直在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想到自己正在在干什么后,不禁有些黑了脸。

不知过了多久,李白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是他自己的衣服,低着头走出了浴室,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不动声色离开韩信的房间。

即使如此,韩信还是注意到了李白微微泛红的耳尖和脖颈。
他皱着眉到浴室。
不会很热啊?


25.
直到韩信拎着自己的衣服进浴室时,淋雨室还未散去的沐浴露的香味——才后觉李白为什么要低着头不敢看自己。
韩信弯了弯嘴角。


26.
那一夜李白睡得有些不安稳,很早便起床坐在床上发愣。自己浑身散发着他的味道——一闭眼就是韩信的那张脸,心怦怦作响。

完全不敢闭眼了好么!
李白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个激灵。自己怎么那么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好在他接受能力不差,很快就接受了“他喜欢上韩信”这一点。
“叩叩叩”门被敲响。
“起来了吗?准备出门了。”是韩信。

李白匆忙整理好衣物,随意拨弄几下头发,拉开门——韩信上班穿的固定,黑色的西装,唯一不同的就是每天换一条领带。

李白在韩信家楼下楼下就跟他道了别,说是要回学校,并婉拒了要送他的韩信。
“你不是还有一摞资料还没做完吗?”一语中心。

看着李白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韩信才拉下车窗,向公司驶去。

27.
“刘邦——你不觉得韩信他今天有点飘吗?”
“我感受到了,今天上午他都对着手机不知道在笑什么,十有八九是谈恋爱了。”
“啊,韩信终于到了这个年纪了吗。”
“什么年纪?”
“吃嫩草的年纪。”
“…”

韩信虽然看上去很年轻,但他的确已经到了结婚的年纪,作为他的好竹马们——刘邦和张良,天天都盼着一个董事长夫人,来治治韩信这时不时翘班的劣习。
这可终于盼来了一个!

“你知道他在跟谁聊天吗?”
“就他那个,小助理吧。”
“??他什么时候请的助理?”
“就天天待他办公室的那个。”
“…”

28.
韩信和李白确认关系了。

那天,韩信请全公司吃饭,包了整个宴席厅,气氛一直很高涨。
李白那天迟到了,因为学校的考试,到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上司正在和一群人拼酒。

好在这只是公司内部,韩信才敢这么放开的喝。
如果把场景换成夜市的烧烤摊,似乎是不会有任何不妥的。
李白默默找了个位置坐下,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夹菜。

看着韩信跟别的人有说有笑地喝酒,李白不知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觉酸涩弥漫。

将近凌晨一点,公司的人都跟韩信打着招呼离开,渐渐人都散去了,韩信终于支撑不住身子,累的趴在桌上,手上还拿着个玻璃杯。

李白走过去帮他把杯子拿开,静静地搭起韩信的胳膊。
还有些沉。


29.
走到酒店的地下车库,李白心情复杂地摸出韩信口袋里的车钥匙,笨拙地把韩信塞进车后座,而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李白从自己公文包里拿出自己的驾驶证。

嗯,我也是有驾驶证的成年人。
李白吞了吞口水。

酒店离韩信家不远。李白不得不感叹韩信的眼光,不论是离公司还是酒店——方便极了。
凌晨一点的马路上看不到多少车辆,李白也开的很放心,顺利将车停进了韩信家楼下的车库。

刚卸下安全带,就被一只温暖的打手蒙住了眼睛。
李白身子一顿,车上本来就充满了酒味,这会韩信身上更显得浓郁了。

韩信娴熟地放下驾驶位的车靠,脸上泛着红晕,让他原本就够俊的模样更加令人心动。
但李白此时被蒙住双目,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心跳正在不停加快,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

只觉唇上一股温热传来,李白的身子更加僵 硬了。
这个吻来得柔情缠绵,尝到了红酒的醇香,李白也渐渐有些头昏,也开始回应着韩信。

30.
李白是最先醒来的。
车里漆黑一片,还以为天还没亮,才发现车窗窗帘不知何时被放下了。
也没想着去拉车窗帘,李白直接打开了车上的小灯。

这不开还好,开了差点让他的大脑死机。
自己光着身子坐在韩信怀里,他和自己一样光 裸着,似乎还能看见背后的抓痕。
自己身上还有些青紫的痕迹,还有那难以启齿的地方——疼。

这再怎么看,都是酒后乱x吧?

再看车里的模样,已是惨不忍睹。
李白双手捂着脸,绞尽脑汁想要回忆起昨晚——准确是,今天凌晨都发生了什么。
自己没有喝片断!他记得他昨天只喝了一小杯啤酒!

…啤酒?
闻着车上除了…的味道,确实,还有红酒的味儿。

破案了。

31.
韩信醒来的时候,李白穿着一件不知道是谁的白衬衫,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信掀起自己身上盖着的西装外套:“……”
又看了看还有些神情恍惚的李白:“……”
闻到了车里异样的味:“……”

两人静默许久,韩信终于开口了:“我会对你负责的。”
李白一个冲动差点没打一个拳过去。

后来两人,一个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一个穿着皱巴巴的西装偷偷摸摸回到了韩信的屋子。
韩信自觉罪孽深重,让李白先去洗澡。

见里头迟迟不见动静,韩信的头更低了。
“咔”的一声,李白把门拉开一条缝:“……进来。”

韩信的人生终于明亮了些。


32.
就这么干脆地确定了关系。

那天公司里也少了一批人来上班,估计也都是喝得不省人事。
韩信坐在自己床上,看着身边只露出一个脑袋的李白。
他还没缓过来。
为什么,昨晚的记忆他一点都没有。

那么美好的记忆!!


Tbc.
小红心小蓝手一套走起~

评论(5)

热度(116)

©沧海长吟 | Powered by LOFTER